指甲病

30岁以后,你就不敢再看心中的尖利累赘。身体仿佛在一个大锅里反复熬煮。熬成了软糯温柔的口感。

我有高频率的涂指甲的习惯。冰箱里,柜子里,桌子上。甚至口袋里都有随时随地能够拿出的指甲油。这个奇怪的毛病源于年幼时,父亲说如果把指甲涂上颜色就拿着菜刀把我的手指剁掉。当然,我保住了我的手指,可那把带有刺鼻气味的小刷子却不知怎得变成成年之后的心理慰藉。

人不过于此吧,表面在狰狞的对抗,却在私下里把安慰寄托在某件事情,某个人,某个物件上面。

如此渺小矫情,如此不堪。

浏览数:星期三, 12月 6th, 2017 未分类

还没有评论。

发表评论

日历

12月 2018
« Dec    
 12
3456789
10111213141516
17181920212223
24252627282930
31  

访问量: